您的位置: 开心聊情感 > 传统

灵异故事:雪猎

2019-09-17来源:开心聊情感



  天气渐冷,一大早上良子看了看外面飘着的鹅毛大雪,心中一阵狂喜。草草的吃过了早餐,叫上自己的细狗虎子,带上自己的双管猎枪穿戴整齐,顶着冒烟雪就出发了。

  虎子是一条纯种的细狗,黝黑程亮的毛皮,从毛管里都透着亮。身形狭长而纤细,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眼睛透着精明,特别的善解人意。

  细狗是猎人打猎不可缺少的伙伴,由于行动迅速,动作敏捷,往往瞬间悄无声息的就会把猎物扑到在地,是抓野鸡和野兔最好的帮手。

  虎子是良子从小抱养的,算起来今年已经有四岁多了。几年里陪伴良子在野外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,是良子最好的伙伴和帮手。

  天上飘着雪花,空气清新又不算太冷。好久没出来的虎子东游西逛显得特别的兴奋,很快一人一狗就来到了大山的深处。

  大雪覆盖了整座大山,良子一边走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地上有没有动物活动过的痕迹。细狗虎子此时也放慢了脚步,跟随着主人慢慢的抽动着它那灵敏的嗅觉,寻找着猎物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  突然,虎子不是好声的狂吠了起来,一边不是好声的狂吠一边似乎是害怕着什么,用嘴巴拽住良子的裤脚往后拽。

  那意图很明显,就是让良子快跑。良子大吃一惊!虎子现在的表现是从来没有过的,难道是有什么大型的动物出现了?

  良子没有感到害怕,反而兴奋的伸腿甩开虎子的拉扯,手里端着猎枪找了一块突出的岩石,警惕的向前观望着。

  以往每当发现猎物踪迹的时候,虎子都会和良子一起悄悄的躲起来。可是今天这虎子可真是不对劲了,二次上前张嘴咬住良子的裤脚,嘴里发出呜呜似是哭泣的声音,死活的拽着良子走。

  良子似乎有点不耐烦了“你个蠢货,以往我们都打点野鸡野兔的小东西,看把你能的。怎么着?如今碰见大家伙看你那怂样?”

  可是无论良子怎样的叫骂,虎子似乎是铁了心的要把良子从这里拖走…

  正在一人一狗争执不下的时候,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响彻山谷的咆哮声。那声音尖锐刺耳,在这空旷的山谷里穿透力特别的强,眼看着树杈上,岩石上挤压的雪都被纷纷震落了下来。

  “什么东西?”久经猎场的良子竟然没听出来这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叫声…

  虎子似乎更害怕了,拼命的把良子拖到在雪地上拽着一点一点的跑。此时良子似乎也清醒了过来,看着虎子的样子,再听听那不绝于耳的尖利叫声也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,于是爬将了起来撒腿随着虎子往回跑。

  然而一切似乎是太迟了,一个像雪一样白的巨大身影眨眼间就来到了良子的身边。良子定睛一看,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  来的是一个浑身长满长长的白色绒毛的怪物,高大的身躯上长着一个小小的脑袋。一双猩红色的眼镜透着骇人的寒光。

  眉骨凸出,露天的鼻孔下一张红红的大嘴唇子,正呲牙瞪目的伸出两只粗壮的臂膀,拦住了良子的去路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良子头皮一阵发麻,瞬间凉气从脚底冒到头顶芯。细狗虎子一见,纵深跳到了良子面前,紧张的对着突然出现的怪物狂吠不止。

  怪物张开大嘴,露出两颗尖尖的獠牙嗷嗷叫着就直奔虎子扑了过来。良子想跑,良子明白今天碰到鬼怪了,自己和虎子绝对不是这个白色怪物的对手。

  只要自己能跑得掉,那么虎子自己逃命还是很容易的。可是两腿发抖,愣是一步也迈不动。无奈良子举起了手中的猎枪,对着扑过来的怪物就是一枪。

  抢响了,眼看着都打在了怪物的身上,良子心中不禁一阵暗喜。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让良子的心彻底的凉了下来。

  似乎良子的枪对怪物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,怪物只是身子一抖,伸手抓住虎子的脖子转手向旁边扔了出去。

  虎子哀嚎一声躺在了地上,良子心疼的大喊一声“虎子!”转身就奔着虎子扑去,他想看看虎子伤的怎么样。

  还没等良子跑到虎子身边的时候,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股浓重的腥气直冲脑门,良子晕死了过去。

  等良子悠悠转醒的时候,发现眼前一片漆黑,用手摸摸似乎身处在一个很大的空间。空间里异常的湿冷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腐臭的味道。

  试着掐了一把大腿感觉好疼,良子知道自己还活着。慢慢的试探着站起身形,摸索着向前慢慢走了几步。

  走出不远,良子摸到了石壁,感应到还有丝丝的冷风从身边吹过。良子明白自己应该是身处在一个洞穴里面了。

  正在良子惶惶的在慢慢的摸黑向前行走的时候,那个抓住他的长着一身白毛的怪物,腾腾腾的举着火把快步的跑到良子的面前。

  一把抓起惊恐的良子往肩上一扛,转身又腾腾腾的跑了出去。良子颠簸在怪物身上借着怪物手里的火把这才看清楚,原来这是一条狭长的山洞。

  山洞石壁工整,不透一丝的光线,看样子应该是处于地下的人工打磨出来的山洞。良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看样子今天会死的很惨,应该是骨头都不会剩下几根了!

  正在良子胡思乱想害怕的要命的时候,怪物停下了脚步,把良子轻轻的放到了地上。良子很是诧异,睁开眼睛一看“妈呀!”一声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只见眼前大大小小的摆放了上百口大红的棺椁,所有的棺椁都没有盖,都雾气腾腾的向外冒着白色的冷气。

   石壁上插着好多根熊熊燃烧的火把,把个山洞照得灯火通明。良子哪里见过这阵势,脸色煞白的向后慢慢的挪动着屁股,想着离那些冒着白雾的棺椁远一点。

    谁知良子的屁股还没挪动几下呢,那白色的怪物像拎小鸡一样把良子拎起来,带着良子来到了一具棺椁前。

    手指着棺椁里面“啊啊啊!”的似乎是想和良子说点什么?良子浑身由于惧怕已经抖成了一团,被怪物拎着向里面看了一下。

    里面躺着一个和白毛怪物一样一样的怪物,闭着眼睛胸口剧烈的起伏不定,似乎在遭受着某种巨大的痛苦,脸上的肌肉也痛苦的抽搐着。

    良子不解的抬头看了一眼拎着自己的白毛怪,心里想着不会这些棺椁里面都是这样的怪物吧?完了,自己给这么多的怪物分着吃,这回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了…

    白毛怪摇摇头,又拎着良子来到了另一具的棺椁前,指着棺椁里面示意良子看。良子向里面一看,和刚看到的那个棺椁一样,里面躺着一样的面部表情抽搐的白毛怪物。

    这时,那个拎着良子的白毛怪指着棺椁里的怪物的胸口让良子看。良子仔细的一看,明白了。

    原来这些怪物是生了病了,所以才会表情痛苦的躺在了这里。良子的心似乎稍稍的安稳了一些,看来着白毛怪物抓自己是为了给这些个同类看病来了,一时半会还不会把自己吃掉。

    良子心安稳了一些,腿似乎也有些力气了,小心的从白毛怪的手里接过来火把,仔细的看了看棺椁里白毛怪的胸口。

    看了良久,良子看出来了,感情是这些个怪物是得了一种叫铜钱疮的皮肤病。这种病是一种很罕见的病症,一圈一圈的扩散长在胸口的地方,当长到一定大的时候,不管你是人是妖都逃不过一死。

    良子转回头对着用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白毛怪物点了点头,意思自己可以治愈这种病症。白毛怪物一见,立刻“啊啊啊!”的大叫着一把抱起来良子高兴的在原地直转圈。

    良子一见立刻的伸手指了指上面,又指了指棺椁里的怪物,意思是自己把这些个怪物的病治好了,是不是就能放自己回家?

    白毛怪愣了一下,随即似乎明白了良子的意图,忙不迭的裂开大嘴乐了,使劲的点了点头。良子长出了一口气,暗自的庆幸多亏自己早些年得过这种病,所以知道这种病症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 看来今天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,良子心中不禁一阵暗喜,伸出手来冲着白毛怪比划着有没有废旧的古代铜钱?

    可是无论良子怎样的比划,白毛怪就是不明白良子想要什么?良子这个着急,没办法闭着眼睛躺在了地上,然后用手指着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 白毛怪明白了,这是要死人嘴里喊着的压口钱啊!白毛怪冲着良子摆摆手,示意良子在这里等着,自己转身腾腾腾的消失在洞穴深处。

    良子一动也不敢动,耐着性子蹲在一旁等着白毛怪回来。约摸有一盏茶的功夫,腾腾腾的白毛怪转了回来,蒲扇大手里抓着一大把泛着绿锈的老铜钱。

    良子从自己的绑腿里抽出一把匕首,把所有铜钱上的绿色的锈刮了下来,用衣服包好拿到了棺椁前。

    把那些刮下来的铜钱绿锈,均匀的涂抹在那些个躺在棺椁里的白毛怪的胸口上,直到涂抹完了最后一个,良子直起了腰拍拍手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 这个抓住良子的白毛怪一直紧张的看着良子干活,虽然良子的活干完了,可是看白毛怪的意思,并没有立刻放良子走的意思。

    良子知道着急也没有用,于是默不作声的退到了一旁歇息一下。白毛怪似乎很是聪明,他伸手扔给了良子一个布袋,就忙着去按个的看他那些个同类去了。

    良子一看白毛怪扔过来的布袋“这不是我的干粮口袋吗?”肚子正饿的咕咕叫,于是打开口袋自顾自的吃上了。

   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,那些个棺椁里的白毛怪,一个接一个的咧着大嘴从棺椁里跑了出来,欢呼跳跃着,嗷嗷直叫。

    他们把呆立在一边,心中惶惶不安的良子抬了起来扔到空中再接住,如此的往复,良子知道自己安全了,他们这是在用他们的方式来表达对自己的感谢!

    瞬间,良子觉得这些个高大丑陋的白毛怪物也十分的可爱,心中的恐惧也全部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 当良子再次的见到地面上的皑皑白雪,和白雪相映的刺眼的阳光的时候,一声熟悉的狂吠传入到了耳旁。

    虎子从远处跳跃而至,站起身形趴在良子的肩上呜呜不止。良子懂得虎子的意思,感慨的用手轻轻的拍着虎子的小脑袋落泪不止。

    这次的经历,良子没对任何人说起过,因为良子觉得白毛怪是一个善良的群体,人们不应该去打扰他们的生活。

    良子再也不用去打猎了,因为每到冬季,半夜里经常会听到敲门声。打开门一看,门口堆着好多的猎物,有山鸡,野兔,野猪,有时候甚至还有毛色很好的野狐狸…


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,内容仅供参考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!图片来源图虫创意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